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摄美

时空间,光与影的记忆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√  在人生的旅途中, 拿着纸笔, 拎着相机, 在时间和空间的某个交会点, 凝视着一点动人的色彩、或者是一个美丽图形、抑或是心中的悄然一动, 当即信手采来, 放到这里, 以作人生旅程和心灵之路的记忆。

润之的遵义会议  

2018-06-13 18:25:04|  分类: 旅途风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润之的遵义会议 - 摄美 - 摄美
 
     “润之”典出《周易·系辞》:“是故刚柔相摩,八卦相荡,鼓之以雷霆,润之以风雨”,《说挂》亦有“雷以动之,风以散之,雨以润之”。此后,中国出了个毛润之,在“ 遵义会议”临危转身,逐成伟人,逐铸伟业。
       此前只知有一个遵义会议,标准答案是“中共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”,但并不知其所以然。实地到遵义会议旧址参观后,并对有关史料进行了辨析,抹去浮尘,过滤出要紧处,愚得出了遵义会议是为毛而润之的,进而“在中国革命的危急关头,挽救了党,挽救了红军,挽救了中国革命”。
      下面选取几个毛在会议前后的镜头,应可窥见为什么说遵义会议是毛润之的:
(一)
       长征开始后,随着红军作战迭次失利,特别是湘江战役的惨重损失,使红军中的不满情绪达到顶点。
       长征中,毛就和军委副主席、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常在一起,两人开始就反围剿失败及长征初期的严重损失交换意见,当时的具体情况据王稼祥的夫人朱仲丽著文称:
       一天,毛对王说:烟瘾好过,生病也能挺,可打败仗的心病难治啊!
       王问道:正好请教你一下,你对当前局势怎么看?
       毛反问道:你呢?
       王说:一句话,再让李德他们这样指挥下去,可不得了!
       此后他们又作了深谈。
       王说:博古本来就不会带兵,李德虽有丰富的军事学识,却对目前形势,视若无睹,进入苏区以来尽瞎指挥!
       毛说:问题正在于此。李德那些军事学识从何而来?是本本上来的,是西洋外国来的……而我们的反”围剿“战争,环境不同,条件不同,战争性质更不同。他拿十万八千里以外的和几十年乃至百年以前的战例战法来硬套,焉有不败之理?
       王: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。
       毛自嘲道:可惜,我现在处于毫无发言权的地位。
       王说:未必,我看现在很多同志都会赞同你的意见。
       毛:你最近同他们交谈过吗?
       王点点头。
       毛:好,我们可以再找些同志交换交换看法。
       王稼祥先找了张闻天,详谈了毛和他自己的观点。张听了,明确表示同意。与此同时,毛同周恩来、朱德也进行了谈话,得到了他们的支持。一军团政委聂荣臻与王稼祥彼此非常信任和了解,王直截了当地对他说,根据当前情况,必须撤掉博古和李德的军事指挥权,改组领导,最好由毛重新出来统帅部队。聂荣臻听罢爽快地说:“完全赞成,我也早就有这个想法了。”
       王和毛身体都不好,各躺一个担架,大路上并排前行,王说:“遵义城就在前面了,我们该开个会总结总结经验,如果再这样拖下去,节节败退,革命损失太大。”毛忙问:“开得起来吗?只有我们两个人呀!”王说:“一定要开,我去做思想工作,一定要把李德轰下来!”
       对于毛的活跃,李德其实也是有察觉的,他曾对博古说过这样的话:“(毛)不顾行军纪律,一会儿待在这个军团,一会儿待在那个军团,目的无非是劝诱军团和师的指挥员和政委们接受他的思想。”但遵义会议一召开,李德博古已无回天之力了。
(二)
      1935年1月15日至17日,在李德事先对于遵义会议的酝酿召开一无所知的情况下,中共中央在遵义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。
       会议之前,毛、张(闻天)、王(稼祥)经过策划,确定了几条策略,其一,就是只讨论军事问题,不涉及政治问题,因为如果涉及政治问题呢,势必要得罪很多人,就不一定能够取得政治局内部意见一致;其二,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,把各军团的首长扩大进来,这些人多数对博古和李德是不满的,却是支持毛的;第三,毛虽然因为创建红军和苏区名气很大,但在党内的地位却一直不高,且没什么实权,为了使会议达到预期效果,毛坚持让张闻天第一个向博古和李德发难,对此,伍修权回忆说:
       许多人都以为,遵义会议讨论时的主要发言,是由毛作的。其实讨论发言时的第一发重炮,是由张闻天发出的。正是他的发言,不仅第一个旗帜鲜明地批评和否定了博古的总结报告,更严厉指责了李德在军事指挥上的错误。他的发言使博古、李德感到震惊,也使不少参加会议者感到意外。事后我了解到,所以由张闻天首先发言,正是出于毛的计划安排。会前他就和张闻天、王稼祥共同研究好发言的内容……但是他却执意不首先发难,再三推举张闻天在会上放第一炮。因为张闻天当时在党内的地位虽然略低于博古,其学识影响实际却超过了博古,他与博古同样受到共产国际的器重,由他来带头批评博古,就显得更公正和有分量,别人听来也更有说服力。
       张发言之后,毛紧接发言,负责剖析导致五次反”围剿“失败和大转移严重损失的原因,对”左“倾军事路线作出理论上的分析和概括;继而王稼祥发言,主要是作补充,支持张、毛的观点,并提出更换军事领导,由毛指挥红军的建议。
       朱德等重量级人物及大部分军团的首长在会上支持毛的意见。会议经过激烈争论,在统一思想的基础上,委托张闻天起草了《中共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“围剿”的总结决议》,并由常委审查通过。决议肯定了毛关于红军作战的基本原则,否定了博古关于第五次反“围剿”的总结报告,会议决定改组中央领导机构,增选毛为政治局常委(书记处书记,当时应无常委之说),取消博古、李德的最高军事指挥权。至此,被排斥在中共核心之外的毛,通过这次会议,跨入了中共核心层。
       陈云手稿记载了遵义会议作出的四条决定:(1)毛选为常委;(2)指定洛甫起草决议,委托常委审查后,发到支部中去讨论;(3)常委中再进行分工;(4)取消“三人团”,仍由最高军事首长朱德、周恩来为军事指挥者,而周恩来是党内委托的对于指挥军事上下最后决心的负责者。
(三)
       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遵义召开的这次扩大会议,是中共在幼年时期依据民主集中制原则,在没有共产国际直接指导的情况下,自己解决自身重大军事和组织问题的一次会议。
       在这次会议中,张闻天的功劳自不必说,周恩来、王稼祥等亦是功不可没。
       据杨尚昆回忆:毛作长篇发言集中批判博古、李德在军事指挥和战略战术上的错误后,周恩来不计个人得失,以他的地位和威望,支持毛的正确主张,全力推举毛参与领导中央红军今后的行动。他出以公心,不计较个人得失的这种正确态度,对扭转会议形势也起了关键性的作用。如果没有他站出来,会议要取得这样大的成功是不容易的。可以这样讲,恩来在遵义会议期间所作的努力,起到了别人不可替代的作用。事实正如毛会后所言:“如果周恩来不同意,遵义会议是开不起来的”。
       对于王稼祥的功劳,毛后来对人讲:“王稼祥是最早就支持我的,遵义会议上没有他不行,他投了关键的一票。”
(四)
       遵义会议后很长一段时间,毛只是进入了中共中央和红军的最高决策层,但并没有确立其在军队在党内的领导地位,虽然毛的建议及其见解,常被周恩来采用并被中共中央审核批准,但这并不能作为其在红军中确立领导地位的象征。
       直到1935年8月周恩来病重,政治局决定“由毛负责军事工作”,军事决策由“周主毛辅”转变为“毛主周辅”,毛在军内的领导地位此时才得以确立,若干年后,毛在党内的领导地位也因此水到渠成——遵义会议所开的花,其后方成正果。
       可以说,毛的审时度势、运筹帷幄,通过遵义会议,让自己、让中国的革命临危华丽转身。
       建国后,毛题写了“遵义会议会址”六个大字——这是他为革命纪念地题写的唯一题字,由此可见,遵义会议在其心中的份量有多重。

润之的遵义会议 - 摄美 - 摄美
 
润之的遵义会议 - 摄美 - 摄美
 
润之的遵义会议 - 摄美 - 摄美
 
润之的遵义会议 - 摄美 - 摄美
 
润之的遵义会议 - 摄美 - 摄美
 
润之的遵义会议 - 摄美 - 摄美
 
润之的遵义会议 - 摄美 - 摄美
 
润之的遵义会议 - 摄美 - 摄美
 
(备注:为避开莫名其妙的敏感字,本文修改无数次,方得发出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06)| 评论(5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